Discuz! Board's Archiver

潞向錢6 發表於 2019-3-22 00:56

虫虫争发各自吟_0

《带雨的云八十年[url=http://news.39.net/bjzkhbzy/180625/6352638.html]白癜风能治好不[/url]感怀短文900篇》

    

  第853篇 虫虫争发各自吟

    

    

  (开场白)

    

  蜂蝶萤蝇各自吟,人与虫虫同本性;

    

  王婆卖瓜夸瓜好,谁人不称自己行。

    

[url=http://news.39.net/bjzkhbzy/170411/5281423.html]脚上出现白癜风疾病[/url]  褒奖自个贬他人,抹黑他人自贴金;

    

  且看蜂蝶萤与蝇,借它当成一面镜。

    

  一·

    

  (蜂的自夸)

  我的大名叫蜜蜂,有人笑是小虫虫;

    

  长像平常个儿小,轻巧灵活不臃肿。

    

  色艳淡黄略带棕,来去行动好从容;

    

  翼翅如丝特剔透,歌喉亢奋声嗡嗡。

    

  ·····

    

  忙忙碌碌处处飞,辛辛苦劳为了谁;

    

  有人说是喂蜂王,有说自己太贪嘴。

    

  还有认为育子嗣,宝宝需要甜蜜喂;

    

  传宗接代是重任,保证香火有人接。

    

  ·····

    

  有人遇蜂就吓昏,手动脚踹把它抨;

    

  快快停下臭爪子,蜂是人的保护神。

    

  它把厉刺藏在身,为保安全才蜇人;

    

  因为受到了侵犯,才会猛扎人一针。

    

  ·····

    

  稻麦菽稷花纷纭,姹紫千红绿莹莹;

    

  没有蜜蜂一线牵,这个世界难缤纷。

    

  为了蜂族也为人,采汁酿蜜携花粉;

    

  帮雌雄蕾拉郎配,五谷丰登才可能。

    

  ·····

    

  小虫功劳真是大,发展族群不称霸;

    

  传宗接代利环保,蜂王蹲窝生娃娃。

    

  苦熬产房为大家,延续群体保发达;

    

  没骨气的孬雄蜂,好吃懒做白养它。

    

  ·····

    

  追婚落伍的软蛋,女王情事凑不上;

    

  赖皮光吃不干活,等待下次追女王。

    

  四体不勤当懒汉,全靠雌性工蜂养;

    

  整天浑浑噩噩过,劳动活儿全不管。

    

  ·····

    

  (蝴蝶自白)

    

  不能酿蜜善扇舞,轻柔美丽又扑朔;

    

  红橙黄绿青蓝紫,眼花缭乱展色谱。

    

  眉飞色舞花丛处,感人动情眼模糊;

    

  不尝甜香赏美景,饱了人们的眼福。

    

  ·····

    

  我的歌喉也不孬,怪你耳朵太糟糕;

    

  时高时低翩翩舞,色彩旖旎姿妖娆。

    

  不能采蜜舞技高,花丛缺蝶没味道;

    

[url=http://news.39.net/bjzkhbzy/170824/5648529.html]白癜风患者吃玉米好吗[/url]  搧起两羽上下挥,左右扑腾多美妙。

    

  ·····

    

  缤纷蝴蝶翩翩舞,歌喉欠缺善摆谱;

    

  姹紫千红的震撼,动人心弦双双舞。

    

  春暖花开双双舞,令人联想起梁祝;

    

  人间不许变成蝶,美丽[url=http://news.39.net/bjzkhbzy/171119/5857579.html]白癜风疾病直接用308[/url]凄婉世界独。

    

  ·····

    

  (萤虫自诩)

    

  萤虫如同小流星,来去自由还携灯;

    

  小巷深深看不见,它给老人送光明。

    

  急急忙忙随着行,照得老人暖了心;

    

  犄角旮旯也飞去,处处小巷夜无存。

    

  ·····

    

  秋夜夏晨渐凉爽,老人携椅草坪躺;

    

  一把蒲扇随身带,噗嗤噗嗤凉风搧。

    

  萤虫落在他鼻旁,阿呿一声震天响;

    

  嘻嘻哈哈笑呵呵,睡意全无等天亮。

    

  ·····

    

  草丛露水能为生,夜晚殷勤给打灯;

    

  无需谁人饲养它,无偿张灯为照明。

    

  不用棚舍给遮阴,沟边草丛好安身。

    

  做了好事甭回报,千秋万代留名声。

    

  ·····

    

  古人喜爱小流萤,儿童捕得当手灯;

    

  学子囊萤照读忙,小姐持扇追萤萤。

    

  轻罗如纱笑盈盈,袅袅娜娜忒动情;

    

  静悄悄夜月光下,说是无声胜有声。

    

  ·····

    

  于今空中无流火,孩儿手上频闪烁;

  那是科技的产品,时明时暗时落落。

    

  哪如萤火般闪烁,呆板僵化不灵活;

    

  忽然小儿兜里亮,疑是萤虫裤裆躲。

    

  ·····

    

  (蝇自报家门)

    

  是啥成份且甭问,蠕蠕爬行我前身;

    

  你知道的不必讲,怕人听着嫌恶心。

    

  头红身黑亮晶晶,上天钻坑我全能;

    

  豪华餐厅能进去,倦了寄宿粪坑混。

    

  ·····

    

  腐败龌龊算什么,山珍海味我尝过;

    

  能上能下是本领,钻钻粪坑也是乐。

    

  脑袋红红肚坨坨,人们叫做福气多;

    

  肚子鼓起多精神,多少俗人羡慕我。

    

  ·····

    

  追香逐臭腥也爱,由我自己哪儿呆;

    

  横冲直撞挡不住,有个龌龊总后台。

    

  不比出身看能耐,蜂蝶不如我自在;

    

  萤虫夜里多辛苦,太阳下面藏起来。

    

  ·····

    

  我的特长是适应,权贵穷人都能混;

    

  高级宾馆贫民窟,哪里都有我的份。

    

  生活品味忒缤纷,人鬼畜生都合群;

    

  钻进粪坑逐臭后,又能高楼品山珍。

    

  ·····

    

  若比飞行的本领,蝴蝶不如我机灵;

    

  翩翩起舞嫌文弱,袅袅娜娜少精神。

    

  卿卿我我并不逊,常是双双骑着行;

    

  蜜蜂嗡嗡声不爽,萤虫屁灯弱萦萦。

    

  ·····

    

  蜜蜂飞飞我也能,仅仅采蜜我不灵;

    

  嗡嗡之声比它朗,比钻粪坑一只顶。

    

  振翅翩翩我也行,唯独没那屁股灯;

    

  若是与之比高飞,它们肯定比不赢。

    

  ·····

    

  蝇哥蝇弟别泄气,哪个我们都能比;

    

  狗苟蝇营本领高,老虎还拍我马屁。

    

  蝇能为虎探消息,寻找腐源出大力;

    

  嘿嘿嘿嘿嘿嘿嘿,小小苍蝇显功绩。

    

  (落幕词)

    

  照着镜子想一想,世上哪有全完善;

    

  谁个没有不足处,别想都当太上皇。

    

  当太上皇又怎样,一日三餐饭菜汤;

    

  嘻嘻哈哈赠君言,太贪婪了拉肚肠。

    

  ·····

    

  古人留下了谚语,历史证明有道理;

    

  七十三后八十四,阎王不抓自己去。

    

  皇帝最老八十余,八十九岁是康熙;

    

  除非积德多仁义,诸神可能保护你。

    

    

    

  《带雨的云八十年感怀短文900篇》

    

  http://blog.sina.com.cn/dydyabc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