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s Archiver

潞向錢6 發表於 2018-10-12 21:49

贵阳女孩

上海的夏天,是十分闷热的。尤其是到了晚上更是热的叫人透不过气来。天空里没有一丝的风儿吹过,像是坐在闷闷的陶罐里一样。晚上,宽阔的大马路的两旁,到处都是人,就连狭窄的胡同里也没有被乘凉的人放过。他们都一个个走出小阁楼,到风凉的世界里寻找风凉。
然而,上海夏天的夜晚,又是十分热闹的。
那天晚上,我在姐姐家吃好晚饭后,便匆匆穿过热闹如市的街道,挤过人山人海的马路,从浦东杨家渡搭乘最后一班轮渡,赶往浦西约见一个远方的朋友。约见地点就是在65路公交车的终点站董家渡。我要在这里等候一个从贵阳赶来上海的女孩,她的名字叫洁玉。洁玉从贵阳赶到上海后,她在她的亲戚家里给我打来电话,她在电话里说,她的亲戚就住在65路终点站不远的地方。时间是晚上9点半,在这个时间里不见不散。我从姐姐家提前半个小时赶到约定的地方,我在这儿等候天使的降临。
那一年是我涉入情感最富有诗意的一年,也是我人生爱情最丰收的一年。播种多少粒种子,就渴望有多少种子萌芽。这一年我在茫茫的人海里,结识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很多打工朋友,其中不乏男孩女孩。洁玉是我认识的其中一个。她是众多打工朋友之中的佼佼者。
她在贵阳,我在上海。洁玉给我写第一封信时,她告诉我她在贵阳花溪区的一所学校里打工,她说她是在一本杂志上看到我的名字和地址的。她说她想都没想就给我写来这封倾诉她心语的信。同时,她还在信里给我寄来一张她那清纯秀丽的照片。她的信写得特别好,信是这样写的:
海舟哥哥:
一万个想不到吧?一个远在贵阳女孩给你写信,此时此刻,我不知道你的心情是否也象我一[url=http://www.yangguizhe.com/]北京中科白殿疯医院好不好[/url]样,充满着阳光,似波浪,似潮涌。我非常的非常的激动,像诗一样,缱绻緾绵,氤氲心语。
认识你真是一种缘分。那天朋友送我一本杂志,一翻就翻到你的名字,看看你写的一首首小诗,读着读着有如小溪一般在我的心里流淌。看了你的简历后,我才知道我们都是同一个地方的人,还是老乡呢。这更加引起我对你的关注。此刻,我真想走近你,更想和你步上这座友谊的大桥。
其实,我们都是天涯沦落人。并且都是喜欢文学的粉丝。你是打工仔,我是打工妹。相同的命运,相同的爱好,又是同乡人。能在贵阳的山城里知道你,认识你,我感到十分的幸运。我会好好的珍惜和感谢上帝给我们的一次美好难得的机会。如果有一天,我会专程去上海看你,给你带上一份特别的惊喜,让你的人生更加因为有我而精彩粉呈
看完洁玉的来信,从字里行间折射出的那缕情真意切,让我激动,让我欣慰。看出这个女孩有个性,更是与众不同。在这条拥挤的文学小路上,我又多了一位来自远方的朋友。她的名字,已经在我的脑海里留下深深的印象。
那天我捧读女孩的照片,她的清纯,她的文雅,她的端庄,她的秀丽,就是百花丛中的一枝景秀,非同一般。她身后的背景是一座长满绿树的大山,她就是依靠在大山的怀抱里照的。身边果树的枝头上硕果累累。这个季节就是收获的季节。她那两只充满着智慧而又饱含着期待已久的眼神,凝视着远方,像是在等待,又像有许多话儿要向我诉说一样。看完这位美丽女孩的来信,我不敢存有半点的非分之想[url=http://m.39.net/pf/a_4892467.html]北京专业治白癜风的医院[/url]。当作朋友,用心相处。随着交往的频繁,彼此通信的次数增加,我们成了在水一方的好朋友。经常在书信里山南海北的聊,聊感情,聊生活,聊未来,也聊梦想心情好时,在信里我们会说些彼此开心的话儿,如果心情不佳时,也会说些相互鼓舞的话。就会立竿见影,阳光明晰的又一个春天的到来。
那次,她在信中委婉地问我在上海有没有找到心仪的女孩。被她这一问,我感到突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回答她的问题。那一刻,我心猿意马。翻阅所有的记忆,却找不到一句恰当的词语该如何的回答她的这一提问。
过一段时间,我又接到她的一封来信,她在信中措辞严励,认真批判了我一场,将我批的体无完肤,血淋淋的言辞犹如锋利的霜剑。她诅咒我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失败者,不是一个敢想敢为的大男人。面对仙女一样的丽人,却偎偎缩缩,不敢动心,不敢动情,不敢大胆地谈爱
认识洁玉时,我在上海崇明岛上打工。有一日,我正在车间里上班。门卫的小王叫我去接电话,说是从上海那边打来的。我走出车间向门卫走去。我一边走一边想,这是谁给我打来的电话?她怎么知道我们工厂里的电话?我在这里打了一年的工,就没人知道我们厂里的电话。是谁?想来想去也没想出是谁打给我的。到了门卫,拿起听筒,一听对方是个女的,我更是满头雾水,她到底是谁?就在这时,对方自报家门,我才豁然开朗,我感到十分惊讶,这不是贵阳那个叫洁玉的女孩?她真的千里迢迢从贵阳赶来上海见我。被其真诚所感动,我受宠若惊。
于是,我们在电话里约好相见的地点、时间。然后我挂了电话。离开门卫,看看时间,离相约的时间仅有四个小时。我走进车间主任办公室,向车间主任说明情况后,他批准了我的请假。来到工厂门外的站台,坐车前往南门的港口上船,一[url=http://pf.39.net/bdfyy/bdfzj/]中国白癜风专家[/url]个小时便赶到了上海。来到姐姐家,已是万家灯火。离约会的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虽然浦东到浦西只有一江之隔,时间对我来说,还是那样的紧促。
姐说我,要去和人家见面就好好地打扮一下,给人家留个好的感觉。在姐姐的指点下,我开始做好外在的应对工作。洗头、洗脸、吹风。走出理发店,感觉真的不一样,觉得年轻了不少,自己也有了信心。这时,天不早了。从杨家渡坐轮渡过江。只要十五分钟就到了浦西。这时65路公交车来了,我坐上了公交车眨眼功夫就到了65路的终点站。65路的终点站车来人往,热闹如潮,有不少的人是在等车,也有不少人是在找风凉。老老少少,男女女,有说有笑。我从人群里穿过,我从笑声中穿过。我把所有的精力都集中在65路的站台。寻找那个叫洁玉的女孩的芳影是否出现。每一个从站台经过的女孩,都引起我的注意。我不想因为我的大意,而失去一次难得的机遇。
时间在一分一秒中溜掉。外滩的大钟已经敲响了第十一下。深夜的到来,街上的行人已经越来越少,酷暑的夏夜渐渐转凉。黄浦江吹来的风不在是黄昏时那样热浪滔天。65路车站四周,已经行人稀少,大部分的人都已回家休息了。此时只有我还在心事重重地徘徊在站台的周围,等着一个不期而遇的女孩降临。
快到12点了。还不见她的芳踪。她失约了,不会来了吧?就在我准备返回浦东时,一个女孩天使般地站到了我的面前。她说她就是洁玉,她说她因为突然有事而担搁了约会的时间。我说没关系,只要你来了,我们能见面了,这就是我所期盼的。站在我面前的就是那个远在贵阳的洁玉,一个婷婷玉立的女孩,一个甜甜蜜蜜的女孩。相约多时,相见如故。
我和洁玉一起来到了上海的外滩,一边走着,一边说着,一边兴赏外滩美丽的夜色。她讲她的梦想的故事,她讲她如何漂泊贵阳的故事,她说她又是特别的思念远在天边的故乡,多想走一走童年的那条小路黄浦江吹来一阵阵如诗的风,黄浦江两岸那璀璨的灯火不时地送来温情的夜语,霓虹灯不时变换着多彩斑澜的笑靥,给夜上海带来无限的欢歌。
结束外滩之行,已是零晨两点多钟。分手时,我们都不愿离开。依依惜别,难以言壮。         





 (散文编辑:滴墨成伤)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