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s Archiver

潞向錢6 發表於 2018-10-12 23:56

提上裤子跟我走_0

或许美柰子也和我一样,最爱的人也是从她身体中分离出的男子
   
    提上裤子跟我走
      
   
    提上裤子跟我走
    阿武是我的孩子,他要是或到现在,也许会成为我的丈夫。
    眉
    她穿上结婚时候的和服----假发 头饰 帽子一应惧全。对着巨大的镜子,再一次的细细涂上樱桃色的俏丽红唇,一遍遍的品味镜子中的美艳的女人:她跪坐在洁净柔软的席子上,滑腻的白色绸缎敷在其更加滑腻的肌肤上,宛如一只柔软而有无形的手无时无刻而又无处不在的细细抚摩那世界上独一无二的香艳肉体。便是这样的肉体,就是看上一眼也要有救赎自己的忏悔!她洗浴时候滴加的玫瑰精油已经完全成为其幼嫩肌肤下活泼泼的小分子。 在赤裸的机体中,在白绸的细细抚慰下发出纤若游丝般的呻吟。
    她将手轻按在镜面上 ,镜子凉凉的,许是世界那头男子的手,她低声念到 :“我的美人 你的音容 美人你的体态和身段 压紧着我的胸口 ,引诱我上路 ,引诱我唱歌,引诱我喜欢`````````”我请请的闭上了眼睛 ,美丽的睫毛忽闪一下便遮住了闪着奇异流彩的眸子。 她呢喃到 “ 啊武 ,是阿武啊”
    我背靠在门板上感到疲惫后的呼吸顺畅,心情舒坦, 却不想和母亲说上一句 ,总之,向死了一样安然。
    眉已经换好了衣服来为我沏茶。浅兰色的开司米高领衫柔软的象是她的羽毛;她的手----纤细而曼妙 十指在茶盏之间轻舞飞扬,犹如仙女的水袖和罗裙。 她斟茶时眼弯的 好似月亮一样甜美“阿武看这泡末象你小时侯在阳台上吹的肥皂泡。”哦,是的,我也有那样的孩提时代 ,只是 不曾拥有童真 。母亲将茶什放入碗内 ,发出悦耳的叮当声, 她也很乐意听到这个声音似的,竟与我相识一笑。
    当我告诉母亲我即将要去非洲为那里的基金会贡献我的余生 ,眉的手从茶杯上漫漫的滑落,眉的眼睛盛着一汪可怜 ,象小动物似的,“是为了我吗?不想见我了?在也不想见妈妈了, 是吧!”
    我的罪恶感已经到达了让我不堪忍受的境界!因为伴随我与日俱增的敏感告诉我 :母亲一次次的在看似完全封闭的空间里盛装打扮, 其实是顾意做给我看的!虽然那最初的意愿并非如此 ,可是作为她身体的一部分的我,[url=http://www.bdfyy999.com/bdf/yufangbaojian/shiliaodaguan/m/20663.html]忧郁可以用饮食来调节[/url] 自然而然的与她并存了: 她的自我欣赏变成了我对她的欣赏 ;她的自我暧昧变成了 我对她的暧昧------我,成了她的同谋!这一切在20 年不知不决的渐进中将我的心我的思想我的一切占据 !是的!不想!再不想!我害怕了!对我来说美丽的母亲就是美丽的梦魔!笑容越甜美,突然张来的黑色翅膀越遮天蔽日。
    我哭了。
    其实当医学院的女生把我一次次的拦在晴天郎日的路上摇尾求欢的时候 ,我已经知道我不能 。我已经是一个性无能者了。无论我再加上十倍的英俊或者二十倍的冷傲, 我都无法在性事之后冷酷而又利落的抽身而去让她们为自己的贪图肉欲而受到惩戒。因为在我从眉的子宫里冲出来的一瞬,便被她那让汗水浸润的天资国色所震撼。那一刻,我已经完成了一个普通人要用20 年或者更久才能够体会到的一切。
    她也在流泪。可是她怎会知道当她的儿子身边聚拢了太多太多的肉体:香馨的柔软的热辣的甜蜜的清爽的```````没有欲望的交缠,只有绝望的疏离的时候他上 他下 他前他后却统统没有用。他只有痛苦没有醉, 他清醒的任肉身一次次经历刀尖上的狂吻,血,洗刷吻的痕。
    她便不会再哭了-----如果她知道。
    我从地上站起来, 离去。她永远不会知道。
      
    哥哥的肩膀一抖一抖的颤, 他里我很近,我却永远到不了他近在咫尺的掌心。
    妹妹
    我钻进哥哥的衣橱, 抚摩每一件衣服:柔软的棉布衬衫散发着水的清润 ,尖挺的制服仿佛混进了太阳的能量 ,无比坚韧 ,象哥哥的鼻子, 非常非常的挺。
    我选中 那件带帽子的卡其布半大衣-----帽里和衣里称的都是红白色的小格子 ,温暖而可爱 。想到哥哥每一次穿上它都象从画报上走下的男子 :枯叶色的头发摩挲着小格子,便替它们瘙痒不止。而我又极其嫉妒 恨自己不能和它们一样与哥哥如此亲昵。
    我站在这衣服前, 身后是哥哥医学员的白色医生服。 我漫漫的揭开了levis牛仔裤的拉练 ,将裤子漫漫的褪到脚踝,将自慰器的包装撕掉,不去看他的丑陋模样。 我将嘴唇轻轻 的贴到哥哥的大衣上,打开了自慰器的开关 。我相信此时哥哥要亲我一阵,所以没有马上把它插入我的下身。
    这里是哥哥的房间 。哥哥的气味萦绕在空气中 ,那是他身上好闻的水味道和男用香皂的味道。顺着这味道攀缘,那是他 颀长的身资和完美的男字汉的脸```````“美柰子,提上裤子跟我走!”我手中的自慰器重重的摔到地板上,发出一声闷响。
    他清晰坚韧的轮廓在走廊黯淡的阴影中保持着冰雕般的清新和冰凉。
  [url=http://www.bdfyy999.com/bdf/jiankangzatan/m/29876.html]孕妇洗浴不方便专家做解答[/url]  我只好按他[url=http://www.bdfyy999.com/bdf/yufangbaojian/ziwozhenduan/m/78170.html]白癜风在生活当中注意些什么会有哪些影响[/url]说的做。
    当我一步步走向他,冰雕般的哥哥垂下头依在门框上,“美柰子```````”那声音是低沉而又亲切的 象父亲的声音 哥哥说他根本记不得关于父亲的所有 可我依稀记得那样的声音,那样亲切的声音在我16年的人生中是独一无二的 没有人再那样亲切的呼唤过我 妈妈也哥哥是天生一对,我不过是落在妈妈裙角边的一里灰尘,至于哥哥,那只有在幻想中与之亲近的哥哥`````哥哥一把搂住了我 任我在他的怀抱里涕泗滂沱````````
      
    眉是我在这个世界上第一个看到的人, [url=http://www.bdfyy999.com/bdf/yufangbaojian/changshijijin/m/28617.html]风油精请勿用于面部皮肤[/url]也是我离开这里时唯一的想念。
    阿武
    当黑色的身体向我聚拢; 当头上轰隆的炮火夹杂着我唯一听得懂的惨叫湮灭在硝烟中; 我知道此刻的阿武才是真正的阿武,又或者根本不是曾经存在过的阿武。
    当流弹将我推入另一维的空间, 那一瞬 我明白了很多。我 ,美柰子, 还有眉都是我们这个变态民族的变态传人。只要我们还在繁殖,我们就不会被消灭。永远不会!
    可是,当生命在弥留的最后一线中挣脱,我想我是这样呢喃的“我的美人 ,你的音容 ,美人, 你的体态和身段 ,压紧着我胸口, 引诱我上路 ,引诱我唱歌, 引诱我喜欢```````”

頁: [1]

Powered by Discuz! Archiver 7.0.0  © 2001-2009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