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糊涂着信任

糊涂着信任
      
   
    “聪明难,糊涂难,由聪明转入糊涂更难。放一着,退一步,当下心安,非图后来福报也"
      
      
    望着对桌李科长背后的横匾,方小魁陷入了沉思,”好奇怪啊,明明昨天刚发的奖金,三百块啊,怎么一大早就不见了呢?”
      
    自从1996年参加工作以来,方小魁总是第一个到办公室的,打上一壶水放在电炉上,然后自言自语的哼着工作信条,从年长的老李科长桌面开始收拾;还有胖胖的赵阿姨,年龄不长的胖阿姨,一到下班时间,整个桌面整的就如集市散场一般;办公室加上小方总共五个人,另外两个几乎同岁的小伙子都是大有来头的,亲戚都是县里重要局的领导.
      
    于是,小方呢成为大家默认的勤杂工, 方小魁是正宗科班毕业的高才生,但是,农村出来的孩子能干活,所以,大家都习惯了他的付出,偶尔开玩笑的对象也是他.
      
    “小方啊,这么能干的小伙子,等赵阿姨给你介绍个好对象…”
      
    “小方哪,不错,能吃苦,工作再加把劲,过几年,你大叔退下来了,这个位置就是你的了”李科长如家长一样的拍着小方的肩膀说:”年轻人就得多干点,好好表现!”
      
    “哈哈,哥们,你帮我们清扫卫生,收拾东西,应该的,我们也不会亏待你,等发工资了,哥们请你喝酒!哈哈哈哈”
      
    “嘿嘿…没事,我累不着…”
      
    一边说着,小方一边拖着地板,从刚拖扫过的地板上,小方看着同事们各自抽烟,倒茶和随手拿起报纸的赵阿姨……
      
    “是李科长?对,就是他,老婆管的严,李科长这么大半辈子了,连抽烟都得听老婆的,规定好抽的烟的价格不说,还要给规定出一天只能抽七颗,因为要听妻子的话,肯定是,他的烟瘾那么大,总是到别的办公室同事那里找烟抽…”
      
    “要不就是胖阿姨,一个人带着女儿,老公嫌她脾气太大,几年前就单挑去了深圳,遥无音训,女儿学习出色,考入了县重点高中,正是家里等钱用的时候…”
      
    “还有小黄,刚工作没几年,对象谈了好几个,听说最近又跟什么领导的千金泡上了,那么点工资也只能够花半个月,一定是他….”
      
    “都不对,应该是刘占星,怎么他今天就带个大哥大来了呢?新买的吧?要八百多呢?就是,一定是….”
      
    想到这里,一边拖地板的小方陷入了沉思…
      
    那是1993年,满怀憧憬的小方步入了市里最好大学的门槛,开始了他向往已久的大学生活.
      
    书对小方来说就是万般的迷,课间只有这里才有他的影子,时间久了,同学们都说他不会享受大学生活,不懂卡拉OK,不会交女朋友,但是,他的学习始终是全班第一,所以全班的同学都嫉妒和敬佩他,后来,同宿舍的一起,在舍长宣布大家结为兄弟时候,他也在高涨的气氛下举起了瘦弱的小手.
      
    眨眼半年的大学生活过去了,好兄弟们依依不舍的告别回乡专门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第二学期的生活马上又开始了,很快就要暑假了,在一个周末的时候,三个月回老家一次的小方兴高采烈的踏上了公共汽车
      
    嫁到外地的大姐也回老家探亲,三年未见的大姐和从未见面的大姐夫送给小方一个他梦寐以求的礼物----电子词典,高兴的他一晚上没有睡好,同宿舍的人都有了这个学习的好帮手,呵呵,没想到…
      
    因为堵车,周一上午小方第一次没能及时返回学校.
      
    下午,上课时,本来就不爱说话的小方感觉所有同学都在用异样的眼光在看他,”这是怎么了?
      
    课间休息时候,校纪律主任叫他到办公室,把他回老家的时间,路程以及返校迟到的原因详细的问了两遍,莫名其妙的小方只是听到主任自言自语的说:”没关系,你离校那天,学校发生了盗窃案,好几个宿舍被盗了……”
      
    晚饭后,宿舍里再也没有了原来熄灯后的那种嘈杂声了……
      
    偶尔听到不认识的同学说:”肯定是他,平时只吃一块钱的午饭,穿的象个小要饭,凭什么马上能买上两千多的电子电子词典……”
      
    就这样又过了一年多,快要毕业了,在这漫长的时间里,小方除了泡在校图书室就是一个人呆在场,偶尔仰天长吼一声的小方,他对穷教书的父亲是那么的怕又那么的恨,:”你说要正直的做人,做正义的事,却为什么我不能正直的说不是我偷的, 电子词典,电子词典明明是大姐给我买的,我行的是正义的啊,我是冤枉的,我在受着所有师生的冷眼啊,你看到了吗?”
      
    无奈的小方就这样度过了几乎全部的大学生活.
      
    马上就要毕业了,正在大家都忙于毕业论文答辩的时候,那天,小方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公安局的人到学校找主任落实情况,说是捉到了一个盗窃团伙,因为他们交代,在1994年某月某日曾盗了学校的五个宿舍……
      
    “小方啊,怎么走神了啊?是不是想媳妇了啊?阿姨这几天就帮你张罗一个,不是刚发了奖金么?成了,你可得请我吃饭哦!”
      
    “行,没问题,我把奖金早攒起来了,一分都不少,昨天的我也放着了呢,就等有了女朋友请大家吃饭了,没关系…”
      
    一边说着, 放下拖把的小方一白癜风初期怎么治边走到自己的座位跟前.
      
    望着自己抽屉上那一串钥匙,小方开始恨自己了:”你啊,什么狗屎脑啊,没有拿钥匙,能怪别人拿了你的钱吗?你啊…你还要不要和大家同事了你……”
      
    伸了个懒腰的小方抬起头,刚好看见老李科长头顶的横匾,原来自己光北京治疗白癜风要多少钱啊看内容了没有注意那么大的题目:难得糊涂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