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如夫人”的命运——白槎纪事二

“如夫人”的命运
      
   
    白槎附近有个老大学生,叫舒连欣。这个干瘦的老头有两大爱好,一是喝茶,二是看书。茶喝多了难免要拉尿。拉完尿他不去翻书了,肥皂洗手。不把手皮洗得发白,他绝不去摸一下书。他请木匠专门打了个书柜,装了锁,还贴一张告示:书如夫人概不外借。“书如夫人”可两种解释,一是:书如同老婆,二是:书,小老婆也。 “如夫人”就是小老婆。
    这里要解释一下“如夫人”。有个故事,清代何绍基有一次去见曾国藩,曾正在有滋有味地看小老婆洗脚。何绍基一代才人,受此冷落,就想出口气。他抬头望着一块御赐的匾出神,匾上六个字:赐同进士出身。曾国藩不是进士,皇帝赐他“同进士”,就是同等学历的意思。何绍基突然问曾国藩:“赐同进士出身,下联应该怎么对才好?”曾国藩一时反应不过来,何绍基马上自己回答说:“看如夫人洗脚。”弄得曾国藩又羞又恼。这何绍基有进士这么个帽子,而曾国藩只是个同等学历。分明是骂曾国藩的学历跟小老婆身份差不多。
    舒连欣把书看得这样重,越发引起外人的好奇心,想看看“如夫人”是什么模样。
    机会来了,小小的白槎闹起了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怎么个搞法,谁也不知道,不信你问,他国家主席也不知道。大家只能瞎猜,那肯定就是革文化的命了。什么是文化?比如在没有文化的野蛮时代,先民是不扎辫子的,男女一个样,披头散发。女人先有文化,梳起头,扎上辫子,这辫子就是文化。白槎街的文化大革命就是从剪女人辫子开始的。我亲眼看到一个上街来扯花布的村姑让一伙人剪掉了辫子。这村姑比死了爹妈还伤心,当哪家医院治白癜风好街嚎啕大哭。她没读过书,只有头上那点文化,被革掉了。辫子都算是文化,那书就更算了。风声传来,老舒吓破了胆,赶快转移“如夫人”。
    转移到哪里安全呢?老舒想起一个人,双丰的老张。为什么想起老张?因为老张是一字不识的农民,往上数七八代全是,根正苗红。谁能怀疑这样的人家会有书画?老张肯帮忙还有一个重要原因,他曾有冷精不育的病,是老舒在旧书上抄了一个验方给他治好,让他传了后。
    书就藏在老张娘的空棺材里,棺材搁在楼上。
    一颗心搁下来了!
    但没过几天,老张夜里慌慌张张来敲舒连欣的门,说有人坏他的事,说他窝藏“四旧”,要开棺验“尸”。永修话“书”和“尸”差不多的音。老张的娘慌了,逼着儿子赶快处理。一大担书已经挑来了,老张放下书走了。
    舒连欣没想到他的“如夫人”下乡不久又返了城。
  寒假治疗白癜风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老舒忽然想起他一个徒弟来:白槎街上的“王大头”。王大头个子矮,头显得格外大。他是白槎街上的“书法家”,一手漂亮的毛笔字。白槎满街的大幅标语,有一大半是王大头的作品。他的书法是跟舒连欣学的。眼下他是白槎街上的红人,要抄谁的家,要批斗谁,他是决策人之一。
    王大头迟疑片刻,答应了这件相当冒险的事。他对恩师说:“你打死都不能说出东西藏在我这里!”舒连欣感激不尽,说:“只要你能保住这批书不让造反派烧掉,我打死都心甘情愿,决不出卖你!”王大头知道恩师一言九鼎,说到就能做到,放了心,把书收下。他知道这些书是舒连欣的“如夫人”,能把书交给他,证明他们之间的交情像刘备和关羽,有托妻之谊。
    过了几天,王大头带着几个造反派来抄舒连欣的家,用斧子劈开那张贴着“书如夫人概不外借”的书柜,故作惊讶地说:“舒连欣,你的‘四旧’藏到哪里去了?”
    舒连欣按王大头事先教他的话回答:“我不敢留四旧,全部抛到修河里去了。”修河的水是日夜奔流着的,到哪里去找呢?
    王大头左右开弓,甩了舒连欣几个耳光,气呼呼地骂了一通,走了。
    舒连欣的老脸给王大头没轻没重的耳光打得发烧,肿起来了。不过,他心里热呼呼的,情不自禁地说,值,值,值,这几个耳光太值了!
    这些书籍与书画是舒家祖传下来的,经过了军阀混战、日本侵略和国内战争的兵火,用生命保存下来的东西。里面有许多珍贵的书,如宋版《文苑英华》、闻尊阁板《浮生六记》等。书画作品,有《张子祥课徒画稿》等。我在舒连欣家曾得到一次难得的观赏,他出示了一副名人张元济写的对联,这副对联我至今还记得,上联是:倒峡词源毫端雨骤;下联是:据鞍顾盼柳看白癜风哪家医院好下风来。对联墨色如新,联文活脱脱地表现了一种名士风采。
    文革的风暴终于过去了!舒连欣找到他得意门生王大头的家,要把那些东西运回来。他好久没看没摸这些宝贝,心里早已按捺不住那种钻心入骨的文化中科让您寒假告别白癜风瘾。
    王大头见到恩师,紧紧握手,连说想念。但是当听到恩师要那些书画时,他一脸茫然,有点听不懂的样子:“书画?你的书画?你不是全部抛到修河里去了吗?舒老师你一点都不记得啦?白槎街上好多人都亲耳听到你说的!不相信你去问他们。”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