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兰若寺,千年轮回一瞬间

我叫聂小倩,本是深山里的一只小狐,八月间和妈妈到山间游玩,不小心来至黑山。我贪恋这座山上兰若花的烂漫,不觉间已经是日暮西山。我大声呼唤妈妈,可总也找不见。我不断奔跑,雾气弥漫,直到什么也望不见。我趴在一棵虬曲的树枝边,不知不觉间,我进入了梦境。在梦里,我走进深山,这里鲜花丛生,宛若仙境。一个个漂亮的姐姐引领我走进一座寺庙,在这里我见到了山的主人:青唇、碧发、蓝眼的妖艳女子。她拿给我很多好吃的,问我是否喜欢这里,我单纯的点头,从此,我被留在了这里。
梦醒后,我感觉自己身子变得轻悠悠的,大脑里记不起以前的事,甚至忘记了最爱的妈妈。我试着跳跃,竟然一下子跃到了树顶,我吓得大哭,远处传来女子格格的笑声,是我昨晚见到的女子。她手指一动,轻轻松松就把我从树杈上捧了下来。我惊奇地瞪大眼睛,她宛若看透我的心思,笑着说:你以后就叫我姥姥,这些都是雕虫小技,以后我会叫人慢慢教你!之后便经常有几个漂亮姐姐来教我一些跳跃、飞奔甚至腾云驾雾之术,我心里甚是好奇和欣喜,心想:姥姥待倩儿不薄,日后定当为姥姥效劳。
待我的腾云驾雾之术练得差不多时,姥姥又派人来教习歌舞棋艺。我的歌喉本来清亮,经过调教,更加出众。我本是一只纯白的小狐狸,毛色柔亮,肤色艳丽,此时更加清丽出奇,听闻附近一富家大户的小姐刚过世,姥姥便按她的肉身为我画了一副面皮和骨骼,自此,已经无人知晓那个小狐狸,自此大家都知此山有个色艺俱佳的美女----聂小倩
哪里治疗白癜风好本过得无忧无虑,可待我学艺已成时,姥姥便命人把我叫去,一脸庄重地对我说:倩儿,姥姥,疼你,爱你,可你知嘴唇白癜风怎么治疗道吗,姥姥已经活了千年,可是如果没有鲜活的生命维持,我就要死去.言罢,姥姥转过身来,泪流满面。瞬间,那张曾经充满生气的面容竟白癜风好了要注意什么然衰老到惨不忍睹。我单纯的相信了她的话,开始在日落黄昏时到山脚下去看我喜爱的兰若花,我的美丽,吸引路过的男子,他们往往追随我来到寺旁,我再悄然闪身,任务已然完成,接下来由姐姐们完成,具体发生了什么,我并不知情,过去许多年,我依然是当年的那个单纯的小狐狸。
直到一个人的出现,他叫燕赤霞,蜀山道士,专门收妖降魔。那一日黄昏,我照旧等在山脚,不想他出现后,紧皱眉头,并没有等我把他引至兰若寺,便拿出法器对着我的头顶罩下来,我一阵眩晕,原来我的修行这么浅。在我疼痛难忍时,他动了恻隐之心,除去法器,放我逃回深山。我第一次一无所归的回到寺门,姥姥早在门前黑着脸。见我走来,怒斥道:没用的东西!白疼你了!第一次,我感到姥姥原本不慈祥,而我,也不是最初的聂小倩
第二天,我犹豫着要不要下山,一想到姥姥愤怒的模样,决定还是下山。我满怀心事走在路上,燕赤霞已在昨天相遇的地方等候。我怯怯上前,他对我微笑。我依旧不敢靠近。他拿出些小东西放在手心里,示意我过去,我轻轻北京哪里治疗白癜风的走去,放在嘴里一尝,是甜,这个,姥姥不曾给我。燕赤霞说,这个是糖果,如果我喜欢,可以经常拿来给我。从此,我一发不可收拾地贪恋上了小小的糖果。
我们经常在山上花间流连,似乎忘记了他是道而我是妖。这么多天过去了,我一无所获彻底惹恼了姥姥,她不准我下山,把我关起来不给饭吃不给水喝,我受尽折磨,奄奄一息。是山间与燕赤霞的美丽相聚支撑我活了下来。此后,我不再是单纯的聂小倩。
听闻姥姥和燕赤霞展开大战,我很是担心,我听姐姐说起姥姥修炼千年,而燕赤霞只是个平凡的降妖者。场面我被囚未曾见到,姐姐告诉我,飞沙走石,偷天换日,甚是惨烈,姥姥和燕赤霞都有不同程度的受伤。燕赤霞走了,我又开始静候日落,而后下山,完成使命。我已经不敢奢望生活里还有甜蜜,就连那几日与燕赤霞甜蜜之聚,也被姥姥狠心地洗去记忆。自此,黑山依旧是黑山,我成了没有灵魂的聂小倩         





 (散文编辑:江南风)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