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雪狐魅影 p3u3l4th

我叫冰雪,名字和身体一样,一身雪白。   

  因为是妖,我们没有体温,只能生活在漫天冰水里,但我并不觉得悲伤。   

  我的许多姐妹,因为承受不了几千年来自己孤独的活着,多半自废功力,转世轮回去了。   

  可我有幽魅,我从来不会觉得这九千年来有一天觉得无聊。   

  ?刚开始遇见幽魅时,那是我是一只出生不过3百岁的小狐狸,看见雪里有只瑟瑟发抖,浑身闪着银光的一个球,当时出于好奇,于是把他叼回了自己的窝,刚开始用爪子拍它,有时候他会跳两下,它一动也不动,渐渐地我失去了兴趣,便不再玩这个球,在我一千岁生辰那天,一个十二岁模样的翩翩少年来到我的洞中。   

  “我叫幽魅。”   

  这是我的第一个朋友,也是惟一一个朋友对我说的第一句话。   

  我兴奋,上前问他:“你从哪里来?你怎么知道我这儿?你今年多大?”   

  幽魅温柔的抚摸着我的头。当他告诉我他是那只球时,我不禁一惊,他告诉我。那天幽魅正在修炼,结果被一只蜘蛛偷袭,封锁住他的法力,魅和蜘蛛是天敌,因为魅不拘束于世间,可以随意懒散的活5千年,因为魅的老祖宗肆意扼杀,杀害了不少蜘蛛的儿女,从此魅和蜘蛛就总是相对。正当那只蜘蛛准备吃掉幽魅时,幽魅却被一只秃鹫抓去,幽魅使出全身力气,用最后一点法术,化成球形,从他爪中划过,掉落这雪山上,是我把它叼回洞里,在洞里他吸收天地精华,很快恢复了法力。   

  从此之后,有了幽魅,每天我修炼时,幽魅就会为我护法,每当我难过伤心之时,幽魅就会变化出各种各样的把戏,只为搏我一笑,在我生气时,幽魅总会和我较量法术,我知道他每次都让着我,被我打得鼻青脸肿,只是朝我滑稽的笑笑。我总是说他傻,幽魅总是对我说,我喜欢看你笑。   

  一天早上,我起床后,懒懒的伸了伸腰,抖了抖浑身上下的毛,却不曾听见幽魅的声音。   

  “幽魅?幽魅?”   

  我试图叫着他,可是空荡荡的山洞里除了我的回声便什么也没有了。我慌了,急忙跑到洞外面,发现除了漫天飞舞的白雪,没有任何行走的痕迹。   

  第一次,我的心那么慌,感觉一片黑暗。是的,我晕过去了,睁开眼,看见幽魅在我身旁温柔地看着我,我扑到幽魅怀中,痛哭流涕。   

  幽魅吓着了,他发誓再湖北最好白癜风医院电话也不会离开我半步。我也没有过问他那天到底去哪里了,反正从那以后,幽魅就在我身边寸步不离。   

  可我忘了,魅不是狐。   

  它们的寿命只有5千年,5千年后魂飞魄散,无法转世轮回。   

  我想尽一切办法,想让魅留下来。我找到了玉帝,我在玉帝门口跪了一天一夜,也就是人间一年。   

  于是玉帝同意为幽魅延续性命,前提是我必须要顶替玉帝最爱的六公主遭受雷电之劫。   

  我咬咬牙同意了。幽魅又获得了5千年的寿命,我很开心。看着幽魅心想:‘有这等佳人陪着我,如果不成仙,也是极好的。’   

  幽魅听了我成都白癜风治疗哪里最好这话,脸严肃起来。这是他第一次这样对我说:“你必须成仙。”   

  我并不明白幽魅为什么生气。但是我再也没敢开过这样的玩笑。   

  马上迎来九千岁的大劫,我卯足了劲。   

  因为替六公主遭受雷电之劫,消耗了我大部分法力。是幽魅在我身边没日没夜照顾我,为我灌输真气。看着幽魅着急的样子和每次为我灌输真气,昏过去再醒来,我心如刀割。于是我每次到月圆之夜时便疯狂地吸食日月精华,只有在这时,天际之间的精华是最干净的,功力飞快提高的时候。   

  一万年的时候,大劫来了。我还是一只妖,如以往不同,我化成了一只刚出生在窝中的一只小白狐。如同小时候一样,整个人干净剔透,与此干净的还有我的记忆。???????   

  我望着这雪白的大地,幻想母亲何时才能放我下山,去人间游玩,母亲却总一而再再而三的推迟。一百年以后,母亲对我说:“雪儿,你的法术已经稳定,可以下山了。但是,由于你还小,人形只能维持十二个时辰,12个时辰后,必须回来!否则......被人看到,你白癜风治疗专家介绍脓疱型白癜风的预防方法就死劫难逃了...”   

  母亲严肃的对我说。我向母亲撒娇询问,可有延迟时间的方法,母亲神色黯然对我说:“有,吃一颗人心......”   

  我从未动过杀生的念头,于是摇了摇头,下山去了。我化成一个十二三岁的小姑娘,正是豆蔻年华,一身雪白的长裙,加上我们狐族独有的美貌,来到人间。很快引起一阵骚动。   

  不少男客来问我家有姐妹否为什么老年人白癜风比较难治,我一一微笑回答:“唯一就小女。”眼看男客越来越多,有些慌乱时看见一名男客紫衣长衫,腰间挂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一双凤眼笑眯眯的朝我走来。   

  挽住我的腰说:“娘子,原来你在这儿啊!”   

  我刚想骂他无礼,便看见男客纷纷散开了。   

  我拨开男客手说:“多谢公子帮助,小女子玉雪。”   

哪里有治脸上白癜风的
  男客的凤眼眯成一条线,笑嘻嘻的对我说:“我知道啊!在下幽魅。”   

  我好奇的看着他,刚想开口问他怎么认识我的时候,一个温暖的物体塞入我口中,是他的唇。   

  心中如同一只小鹿般上蹿下跳,反应过来,红着脸骂他:‘鄙徒!’心中闪过异样感觉。急急忙忙跑走了,可幽魅穷追不舍,一边追一边喊:“小娘子”。   

  让我听了心里大多的快乐大过反感。后来我向母亲汇报此事时,母亲摇了摇头说:“傻丫头,你这是触情了.....”   

  情?第一次听说这个字。?我明白了什么叫一见钟情,后来,我下山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但每次都是在夜晚回家。每次他说想送我回家,我都用各种理由拒绝他,我害怕他知道我是只妖。   

  母亲告诉我说:“天注定,人和妖,永生永世不可能在一起。”我哭了,课了整整一晚,从那以后,我一直以人的身份和他相处,直到有一天晚上临走前他对我说。   

  “雪儿,我想带你去看日出。”?   

  日出?我被深深地吸引了,因为这一百年来,我从未看过日出。   

  我想了想说:“?等我一下?。”   

  然后,我以极快的速度奔回家中,却不曾看见有母亲的身影。我十分着急,于是给母亲留了一封信,告诉她我要选择和幽魅在一起,然后又飞快的奔回幽魅身边。   

  我对幽魅说:“可否等我一个时辰。”   

  幽魅微笑谁清楚眼眉中间白点是白癜风么地点头答应了。   

  离我显出原形的时间不多了,只剩半个时辰,我漫不经心的走在路上,突然看见一个衣衫褴褛的乞丐。我想到母亲说的人心,百般挣扎后,于是我走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