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ard logo

標題: 犹忆当日碧荷艳 g2xfgqqd [打印本頁]

作者: 清风伴你s    時間: 2019-9-19 15:55     標題: 犹忆当日碧荷艳 g2xfgqqd

风吹暖,起微澜,池上碧荷初展颜。   

  枉承欢,轻呢喃,醉倒波亭流香挽。   

     

  碧罗裙,旋转荡漾,如风起绿波间,伴着琴音袅袅,或快或慢起伏回旋。   

  琴音戛然而止,碧色纱裙一顿,层层落下,露出跳舞之人的倾城容颜。秋水为眸月为神,眉间碧色花钿清纯且妖娆。   

  “书生,怎么不谈了?”声音如珠玉落盘,泠泠清脆。   

  “阿碧,一个月了,你不觉得无聊么?”   

  “琴舞相伴,诗酒相欢,这不就是你们向往的生活么?”   

  “可是,碧池的景色再美,酒再香醇,也还是太过单调。”书生修长的手指无意识地轻抚琴弦,发出支离破碎的琴音。   

  阿碧默了半晌,“今日就到此为止吧。”待话音落下,阿碧早已不见身影。   

  书生望着碧绿的湖水,轻叹了一声,“阿碧,你知我对你的心意从未动摇,只是···贩贰敝皇鞘裁矗疵挥兴党觥J樯⌒愕牧成下俏弈沃纪肺Ⅱ沧砝肴ァ?   

  第二日月夜相会,仍旧是无言的沉默。书生面对眼前的绝色佳人,欲言又止。书生不知为何,每当谈起离开此地,阿碧便是一脸的不开心,不再理会他。明明阿碧是个善解人意的姑娘,在这件事上却异常的固执。   

  转眼一月即逝,书生从一开始的妥协沉默,却再也忍不住。“阿碧,我要离开了。”阿碧垂了眼眸,书生看不清她的神色,但可以想见,她必是一脸犹疑。估计又要失望了吧,书生想。却见阿碧突然抬起头来,“一个月,一个月之后你再离开。”书生愕然,一个月之后秋霜便到了吧,不是个好日子呢。可他到底知晓这已是阿碧最大的让步,手指无意识的扣着琴弦,他点了点头。   

  书生转身离去,却不见他身后的阿碧,如水的眸子盈满了莫名的悲伤。   

     

  一个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于他太长,与她太短。   

  三个月的相识相伴,在今日,都将终结。   

  “我再给你跳一支舞吧。”不待书生回应,阿碧已经转起她的罗裙,一色的绿,层层铺开,凌波之上,风姿绰约不似世间人。书生配合的抚起了琴弦。月色下,郎才女貌,当真是天作地合的一双璧人。   

  “风吹暖,起微澜,池上碧荷初展颜。”如珠翠的声音在微风中漾开,书生恍然,这不是他来碧池观荷时所吟的诗么?当初,他听友人说起此处有世间罕见的碧色荷花,便来此观赏,情不自禁念起此句,却不知,阿碧是如何知晓?只不等他想清楚此间关节,便不省人事了。   

  书生醒来,却分明是在自己家中。一切全然如初,那三月的经历便好似一梦,梦醒一切归无。书生心中莫名的不安,急忙的披了衣服,不顾下人阻拦去了碧池。却只见枯枝残叶,沾了深秋的露水,一池的颓然零落,哪有什么碧荷的影子?   

  “阿碧!阿碧!”他大喊,却无人应答。   

  待下人追赶来此地,却只见自家少爷跪坐在池边,眼神涣散,嘴中喃喃着“阿碧”二字。   

  书生自此便得了癔症,镇日里发呆,不理世事,只是不停地喊着“阿碧”二字,无人知晓这阿碧究竟何人,是男是女,又抑或只是件什么物什?府中请了无数的名医,却只得四字“心病难医”。书生的病便不了了之了,只是府中白癜风要怎么治疗好下人都传言,原本倜傥的少年,疯了。   

     

  这一日,避开看管的下人,书生又来到了碧池。原先的残叶也已不剩,只有枯黄的荷杆,孤独地矗立着,也是高洁。   

  不远处的亭中,老先生缕着花白的胡须,给围坐在他周围的孩子们讲故白癜风该如何治疗事,“你们可知道此湖为何要叫碧池吗?”   

  “我知道!我知道!因为这里有稀有的碧色荷花。”   

  老人笑着点了点头,“这碧荷,可不仅是漂亮这么简单。传说中,碧色的荷花是天上的仙女的泪滴化成,吸收日月精华,有极大的机缘可以化成人形,甚至可以位列仙班。”   

  孩子们听得津津有味,“那这里的荷花呢?也会修炼成神仙吗?”   

  老人慈爱的摸了摸孩子的头,“这一池碧荷,根部相连,其实只有一株罢了。”   

  “还有呢?”孩子永远不中科白癜风四大惠民活动满足已知的点滴。   

  “还有啊贩贩贩”老人捋虎须的动作一顿,看向一池的枯败景象,目光迷离,似是回想什么,“传说中,碧荷化人有起死回生之效,只要将身体里的日月精华渡给已死之人,便可让死人生还。只是,从阎王爷手中抢人有那有那么简单,那杭州白癜风治疗[url=http://www.zhutihunli.com]山东白癜风专科医院咨询最好医院[/url]碧荷少不得要魂飞魄散的。”老人叹了一口气。   

  书生听完老人的故事,目光呆滞的望向湖面,隐约有模糊的画面闪过脑海。那一日,他见碧荷开得好看,忍不住想伸手触碰,却不想一脚踏空落入湖中。再醒来,便见到了阿碧。联想前后,他竟是已死之人吗?   

     

  书生的癔症好了。府中人却没有为此开心,因为书生埋下了碧池周围的土地,日日宿在碧池。饮酒弹琴,日复一日醉倒此处,还不如病了好。   

  时光从不为何事停留,日复一日,又是一年夏,碧池却再也没有碧荷了。不复往日清雅的书生,还在此处,一日日的弹琴醉倒。   

  恍惚间,书生似看到碧色的罗裙闪过眼前,他伸出手,目光痴迷,“阿碧,是你么?你来接我了?”书生笑了笑,追着眼前的碧色罗裙,跌入池中。是什么,夺去了他的呼吸?他的意识渐渐脱离,心却渐渐轻松。“阿碧,你知道么?我原本为你筹划了一场盛大的婚礼,却原来,是我自己让你无法参加。阿碧,我来找你了。这次,一定等着我啊,千万不要再突然消失了。”   

     

  一阵风吹过,卷起亭中石桌上的宣纸落入湖中,未干的墨迹很快洇染开来,依稀是,一身碧色罗裙的倾城佳人,笑意宛然。其容姿绝色,举世未见。编辑评语各种乱,打字慢真心心塞啊···(作者自评)




歡迎光臨 Discuz! Board (http://auria.cstock.com.tw/) Powered by Discuz! 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