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復 發帖

照相.葬礼_0

高一时无消除皮肤白癜风
聊时写的
   
    照相.葬礼
      
   
    我一直在寻找能够深入感受、亲近生活的方法,于是,曾在文字里苦苦寻觅,终于经不起大涛大浪的排煞。
    不知是某年某月某日,我初遇这张让全世界震惊的照片   某天,我发现了一个让我倾心的对象。尽管她只是一个受人蔑视的老女人,一个苦苦守着她的肮脏却有条理的摊位的菜贩子,可她给我的印象永远也抹不掉,我似乎和她相识过。在冥冥中的某个刹那,我就记住了她的样子。我欣慰地抬起相机,等待着一个老人在生活中最零丁的一个POS。可是,许久不得,怪天气太过晴朗。
    第二天一清早,我悄悄地赶来,注视了她好久好久。她很凶,当她一发现我,便呵斥问我盯她做什么。我自然有点害怕,那是不由自主的畏惧。她也许有点我祖母的影子   “我为什么要让你拍照?你是我的儿子还是孙子?”她很窘迫,但很冲动。我也意识到她似乎被什么给刺伤了。
    我想起了撒娇一招,可刚当我走上前,没想到,一盆冷水泼上了我的身子。我连忙用袖子拭着相机上的水,无奈地走开了。当时,我很气愤,也真想哭。可能这将成为我平生受过的最大的耻辱之一。
    第三天,我加入了一个大学的摄影社Opera S”。社长看我才中学生,对我的要求并不高,入社的交的第一份作业可以是一张简单的风景照。我向社长承诺,自己一定可以完成任务。
    但当我一走出社团的门,一切都变了   我在第三次去那里的时候好好地伪装了一下   “我……我……我来买东西!”我把咬破了的烟扔到一边,把手指着莫名的野菜问道,“这个多少钱?”
    她的表情带着怀疑与诧异:“哦。2元钱1斤。”
    “这个呢?”
    “1块5。”
    “那个?”
    “3块。最贵的!”她有点不耐烦,“你到底买不买?不买的的话,给我走开,不要妨碍我做生意!”
    我顺音“唰   她可能感到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算了钱。
治白癜风偏方
    “那您能不能让我拍张照啊?”我恳求道。
    她闻声便有伸手去那水盆的趋势,我一见情况不妙,撒腿就跑。
    在回家的路上,我心里一直很不安,“就算我长得不够迷人,但我这样奔波了n天,难道她一点同情心都没有?难道我就连这么一点拍张照片的小事都办不成?”
    时间大概又过了两三天,摄影社里要交作业了,我当然没有可以交的。后来社长催要也没交上,我就被开除了社员籍。社长把我开除的当天,我还和他吵了一架,吵完架后愤怒地跑上了大街上。雨下得很大,当雨水还打湿我的相机时,我觉得无比委屈,可我任它在我的相机上怎样地流淌。复杂的心情让我忘记了自己是否在那场雨里哭了北京中科白癜风医院医生
。尔后,我不由自主地径直奔往那条让我伤心的旧巷口。
    天色黯淡得很,才发现,那位孤独的老人还蜷坐在自己的摊位旁。整齐地放着的还没有卖完儿童会有有白巅峰吗
的菜、挂着旧油灯的大伞、她背后发廊的玻璃墙内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店主……天气一点也不冷、不冷,可我怎么就看见她张开的嘴冒出白气?不知那是冷的,还是热的。
    我举起淋湿的相机,把焦点聚在她的脸上,等待着那个让我奔波了n年的瞬间的到来。终于,我第一次找到了,我使劲地按着快门,一连拍了七八张。
    她觉察到了我的存在。“过来!”她拉大了嗓门喊。
    我本想拔腿就跑,但我不知为什么没有这样做。可能是我为自己已经得到我想要的而窃喜,可能是我累了,可能是我听出了那阵呼喊并没有平常那么刺耳、恐怖。我慢慢地走上去。
    “这是怎么的?”她指着我的脸上说。
    我顺手摸过去,在眼角有一阵疼痛感。我才明白,眼角上已经肿起来一块。我也不免有点担心,因为那应该是在珠宝店的玻璃墙上撞的,真怀疑自己是否已经把珠宝店的墙给撞出了一条裂缝,珠宝店的人是否会把我当成强盗。
    “移近点!”她抓住我的手,“怎么不带伞就跑出来了?”
    “我……忘了。”我本来想说自己出来的时候还没下雨,但是知道自己的手已经冰冷的时候,也就这样回答了。
    “那你饭吃过了没有?你的手好冷啊。”她把手握的更紧了。
    “没有……不,吃过了!”我有点晕。
    “那饿了吧,我带你去吃面。”
    我跟着她走进了旧巷子里的一家小吃店。说是吃面,她却包罗了一桌的好菜。我突然想起自己身上根本没带钱。便不好意思地说:“我没带钱!您帮我付了吧。”
    “我请你吃,当然我付钱。”她回答说。
    “哦。”我越来越不安。
    ……
    我们一起吃饭的那天,她喝了许多酒。第二天,我带了洗好的照片去某地参加了某届“某某杯”艺术照比赛,获得了最高奖。
    第三天,我回来了,我匆匆地赶去巷口……
    我下了公交车,巷口并不见她的人影,摆摊的是另一个女人。我上前去问情况,她不知道,她说她看这里没有人摆摊才来的。我又看看路牌,的确没有走错,于是跑进了巷子,闯进她的没上锁的屋子里,疯狂地喊了一阵,没有回音……
    我沮丧地走出门,心里不知有多郁闷,隔壁的一个老头告诉我说,她昨天一大早就被医院里的救护车载走了。得知这个消息,我就跑出巷子,随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开进最近的一家医院,可没有给钱,我管不了司机在车里怎样乱喊。
    一当我冲进医院的大厅,便传来了熟悉的叫骂声,我不知有多欣喜,她果然在这里。
    “你们这群强盗,我没有病,为什么要留在这里!你么这群土匪!……”听清这段话,我有点伤了,我感受到了她的压力。
    她看见我在大厅里站着,就跑了过来,医生、护士也来了。“你来干什么?”她问我。
    “我来找你。”我说。
    她止住医生和护士,自己一个人走出了医院。我也跟了出去。
    我追上去说:“这是给你的,我拿你的照片参加比赛,拿了2万元的奖金。”
    她瞥了我一眼,说:“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是我的儿子还是我的孙子?”她把我递过去的装了1万元的信封扔在了医院里的广场上。我的眼泪瞬时划落。
    “我明天要去日本看我儿子。”她假装释然地说。
    “嗯?……”我愈加心痛,眼泪不停地夺眶而出,“那我送你去机场?”
    “啪!”一巴掌打在了我的脸上。“我是你的谁啊,你为什么送我?现在的孩子真没了管教!”她转身走开了,不停地嘀咕着什么。
    我傻傻地望着她那憔悴的背影,一只脆弱的臂膀抬起又放下,我知道她也在抹泪,她在想自己过世的儿子,在向我倾泄她所有的怀念带给她的痛苦、寂寞带给她的苦闷,还有对我像对待亲人一样的爱,甚至是母爱或是对孙子一样的爱。
    之后的一天,我躲在自己的房间里看了n部喜剧,可我没有笑。我只是两眼直直地盯着屏幕,看见一个孤独寂寞的老人在贫窘的生命的最后一刻,把一盆水倒在我身上,一见到我便破口大骂地把我赶走,却又花掉所有的积蓄,几十年来,第一次和别人吃一餐饭……
    而我,正在躲避一个安静的灵魂的葬礼……
返回列表